现在位置:主页 > 菠菜网 > 谁说美国看病要等很久当地医师教我的事

谁说美国看病要等很久当地医师教我的事

作者:网络采集 ⁄ 时间:2017-01-16 ⁄ 浏览:人次

谁说美国看病要等很久当地医师教我的事

  文/Patty Chou(大医院小故事)

  常常听到很多人会用“美国看病要等很久”来赞扬华湾的健保制度多么的便利,我原本也单纯傻傻得认同,这就是身为华湾人的福利之一,但就在上个月去一趟美国我才发现,那只是片面的观察,这中间包含了不少误会。

  我跟美国当地的医师一聊后才发现,原来双边的“家医科医师”地位如此悬殊,况且,“家庭医师”的概念在华湾是完全不存在的。

  从小到大,除了在美国念过一年高中之外,剩下的20多年,我只有一次因为不知道要看哪一科,“只好”去马偕医院看了家医科。我也完全没有听过哪一个亲朋好友去看了家庭医师科,我甚至怀疑,华湾的“家医科”到底都是谁在挂号的?

  在美国,家庭医师的地位是非常神圣的,他们可谓全国疾病的第一道防线,不只替病人健康把关,同时也是美国医疗保险很重要的守门员。

  怎么说呢?大多数的美国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医师,双方的关系非常密切,用“亲子关系”来形容这样的医病关系,一点也不为过。但这有一个必要的前提,病人须定期回诊所例行检查,且完全信任医师,让医师知道你所有的健康状况。在诊间对医师诚实以告,绝对利大于弊,因为没有医师会故意要害你,反而是很多民众,为了一些原因(象是保险费率等)刻意隐瞒自己正在服用其他药物,或是接受其他治疗等,但若是因此造成药物重复使用,不只是一种资源的浪费,也有可能造成病人自己身体的负担。

  今天假设一个壮年、健康的病人,平均每半年或一年都会预约到家庭医师科“进厂保养”(除此之外,不会随便进出医院),就像汽车每多少公里就要维修一次一样,并且,上述实不相瞒的前提也必须成立,这样家庭医师就会是每位病人的健康管理师。只要在例行检查中发现不正常之处,或是病人自己观察到异状后,跟家庭医师预约,家庭医师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,把病人转诊给专科医师,让病人接受最完善的治疗。疗程结束后,专科医师会再把病人转回给所属的家庭医师,如此也不会有所谓“抢病人”的弊端,因为家庭医师和专科医师是相互信任的,双方所秉持的心态也是一致:以病人为中心,替病人做最好的打算。

  至于为什么会有人抱怨在美国需要等很久,才看得到专科医师呢?原因大致上分成两种:

  1 该病患没有固定的家庭医师

  美国的家庭医师都会有固定合作的地区医院、医学中心,在这个合作的关系之下,转诊就会变得非常容易。只要是该家庭医师所转出的患者,就会是该医院和该专科医师的第一优先。“如果病人因为病情的急迫性,须要早点看到专科医生,我会拿起电话直接找到那位专科医生,请他们帮忙,若是更棘手的,则是立即送往大医院的急诊室。”休斯敦家医科诊所医师曹有余表示。

  2 病人的症状并不需要转诊治疗,症状属于家庭医师的业务范畴

  但是若病人不愿意接受家庭医师科的建议及诊断结果,仍坚持要看到专科医师,就会需要等上好几周,原因不是专科医师不愿意花时间见病人,而是因为专科医师业务多半为急重症,本来就比较棘手,花在一个病人身上的时间也较长,行程较家庭医师紧。再者,专科医师也要把优先顺位留给有合作的家庭医师科之转诊患者,如此才能保障那些平常就有按时在家医科追踪的患者的权益。

  美国家医科的业务范畴家医科之所以被称为“家庭”医师科,就是因为它强调全家人的医疗照护。该文中,我提及家庭医师在美国是全国疾病的第一道防线、医疗保险守门员,但是在美国,家医科到底有哪些业务呢?

  1 重视预防医学

  家庭医师会按每个病人的年齢,提醒、建议及教育民众该做的预防和检查。

  如流感季节的筛检与疫苗施打(政府出资让全国人施打流感疫苗,让美国得到流感的人数大幅下降)、大肠癌、乳癌及子宫颈癌筛检,建议及协助病人戒烟、少喝酒、建立健康饮食习惯等。

  2 导航员的角色

  透过定期追踪病人的身体健康状况,一旦在例行检查中发现不正常之处,或是病人自己观察到异状后,跟家庭医师预约,家庭医师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,把病人转诊给他认为该看的专科医师,让病人接受最完善的治疗。疗程结束后,专科医师会再把病人转回给所属的家庭医师。

  3 身体健康顾问

  一般民众可能会有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的概念,这不完全错误,但是在很多时候,头之所以会痛,脚之所以会麻,肺之所以会积水,不一定只是该器官的问题,可能还有其他器官或症状,连带造成不适或病变,因此,透过家庭医师在学校的教育和临床之经验,可以替病人初步判断“病根”,让患者得到最该得到的医疗(注[1]),否则有时候会导致治标不治本。

  结语

  在华湾,普遍的民众认为,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,加上医疗可近性高、方便又廉价,就自己去大医院挂“自己认为”的那一科看诊。

  症状很明显,或是很棘手的病情,挂对科是非常幸运的事,但是如果小病(注[2])却挂处理急重症的科别,就象是请米其林三星的主厨,帮你泡三合一咖啡一样,明明是地方法院应该且有能力处理的事情,我们却习惯直接跑到最高法院去等待。

  照理说,在正常、健康的医疗体系之下,专科与一般科(家医科、内科、小儿科等)的人数比例,应成金字塔形,即是底座为一般科、上面顶端为专科。如此的比例才能提升人民健康质量、减少国家经济资源浪费,进而达到最大的经济效益。

  卫福部、执政者如果真心希望可以减少全民健康保险的支出,该做的不是一味地剥削第一线医护人员的工作条件、悄悄地把病人的药品换成效果次等但价格实惠的学名药(注[3])等,而是建立家庭医师制度,让国人的健康有人随时把关,不让小病占用急重症的资源,并且教育民众不要自己当医生,让专业的家庭医师来告诉你该看哪一科吧!

  注

  [1] 类似告诉病人该看哪一科的概念。

  [2] 大小病或是急重症与否很难用字面上来定义,很多民众眼中的“严重”在医疗团队眼中并不严重,这是因为所受的教育不同、临床经验的差别等双方信息不对等,导致民众的不明白,但这样的信息不对等不只会造成民众的恐慌,也会同时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,这也是家庭医师需要卫教民众的原因。

  [3]学名药(Generic Drugs)指原厂药的专利权过期后,其他合格药厂依原厂药申请专利时所公开的信息,产制相同化学成分药品。(资料来源:TGPA我省学民药协会)

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:http://www.vinylodesign.com/a/bocaiwang/2017/0116/14.html上一篇:上一篇:葡前總統蘇亞雷斯逝世 政府下令舉行國葬
下一篇:下一篇:哪些家居风水会让男人花心